您现在的位置:

单品 >

厨妻当道:调教总裁老公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三更 逐出家门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徐母的话里透着毫不掩饰的嘲讽,逼着宴云山现身,因为她知道,不管是宴云海还是宴暮夕都不会同意自己的女儿进门,想打开缺口,还是得从宴云山下手,毕竟女儿这张脸,他看了会心软。

    宴云海闻言,为难的去看宴暮夕。

    宴暮夕淡淡的道,“我爸在路上,很快就到,不过,他来不来,其实结果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徐母蹙眉,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他说话没什么分量,宴家如今,我做主了。”这番话,明明很狂妄,却被他说得随意,就像是在谈论天气如何。

    徐曼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徐母冷笑起来,“宴少也真是什么话都敢说,就不怕传出去让人非议你不孝?”

    宴暮夕呵了声,“我从来都没掩饰过我跟父亲不合的事实,难道你们来之前,没有打听清楚?用孝道来压我,那可才真是可笑之至,你若不信,可以问你女儿,她既然是我爸的情人,想必这些事都多少了解一点。”

    徐母转头,盯着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徐曼僵硬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武汉哪个癫痫病医院比较好; 徐母深呼吸几口,“就算这样,你也不能做主你父亲的事吧?”

    宴暮夕道,“你说错了,我爸的事儿,我从来不管,他这么多年在外面风流多情,招惹了多少女人、败了多少钱,我从来没拦过,由着他玩儿,便是宴氏,他能力不及,导致业绩逐年下滑,我都是冷眼旁观……”

    徐母忍不住插了一句,“那为什么跟我女儿的事,你就插手了?”

    “他和你女儿的事,我要是想插手,你觉得你女儿还有机会怀孕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俩的事,我根本就不屑理会,我现在管的是我宴家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一样?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!宴家是宴家,我爸是我爸,宴家是我的,而我爸……随时都能被逐出宴家!”

    这话落,震惊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绕是宴云海刚才听过一点,此刻都心惊肉跳的,觉得这话真是太狠了,不过对于解决眼下的事儿,又不得不承认,是上上策,一旦宴云山被撵出宴家,那徐曼就没法再跟宴家纠缠上,想要讨公道,就只能找宴云山一人,他自己造的孽,自己收拾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敢!”徐母惊得脸色大变,“你这是大逆不道。”

&开封市老年羊羔疯治疗哪家医院好nbsp;   宴暮夕嗤了声,“宴家我做主,我说了算,有件事,你们可能还不清楚,千禧山在我名下,至于宴氏,很快也会易主,我爸也就剩下一身债务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徐母不信。

    冯勇这时道,“小姑,你别被他忽悠了,他肯定是在吓唬咱们,堂堂宴氏的总裁,怎么就能被儿子挤兑到这份上?别忘了,宴家还有老爷子在,轮不到他做主。”

    宴暮夕冷笑了声,拿出手机拨了出去,还开了外放音,那边接通,响起宴崇瑞的声音,“暮夕,你爸和国通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喔,算算时间差不多了,你找爷爷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现在在会议室,有人质疑我在宴家说话的分量,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还需要质疑?你是宴家的嫡子嫡孙,你说话没有分量,谁有分量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们觉得我爸说了才算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你爸现在脑子拎不清,他说了算什么算?没得毁了宴家!”

    “那您呢?”

    “爷爷老了,早就不理事了,宴家不是早就交给你做主了吗,怎癫痫病不能吃什么药么还来问爷爷?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做出什么决定,您都不会反对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爷爷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若是撵我爸出千禧山、让他退出宴氏呢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你决定就好,爷爷无条件的支持你。”宴崇瑞回的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宴暮夕挂了电话,看向一众面色各异的人,嗤笑,“如何?可都听清了?我爸虽说是爷爷的亲儿子没错,但比起我这个更有用的孙子,谁轻谁重,根本就不需要为难,爷爷早就选择了我,说的难听点,我爸在宴家可有可无,你们找他怎么闹我都不管,但今天,你们偏偏去我公司和我二叔那里碍眼,呵呵,你说我还能不管?”

    徐母被这番话打击的都有些懵了,她到此刻还不敢相信,宴云山难道是颗弃子了?那女儿攀上他还能捞到些什么呢?千禧山不是他的,公司也即将不是他的,年纪又大了,风流多情还有债务,这不是福窝,这分明是火坑啊。

    冯勇还算冷静,没有被打倒,盯着宴云海问,“宴部长,您可也是宴家人,您怎么说?就这么由着自己的侄子放肆?”

    宴云海清了下嗓子,“我是暮夕的二叔不错,但我从来不插手宴家的事儿,千禧山也好,宴氏也好,都是暮夕的爷爷年轻时一手创建的,我父亲并未出多少力,自然信阳市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,我也就没有干涉的资格,再说,暮夕是宴家的接班人,他说的话,连我也都是要听的,这是我们宴家祖辈立下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冯勇咬牙,“这么说,他撵你堂哥出门,你也袖手旁观?”

    宴云海一本正经的道,“老爷子都没意见,我这个堂弟还有什么可说的?”

    冯勇又看向宴暮夕,“那你凭什么撵你父亲出门?总要有个说法吧,他现在可是单身,跟我表妹的事儿,算不上出轨。犯了你们宴家哪条规矩了?”

    闻言,徐母像是找到了依靠似的,紧跟着激动道,“对啊,你凭什么想撵就撵?就算宴家你说了算,也不能这么恣意妄为吧?你们宴家可不是你一个人,你这么做,如何服众?其他人看了就不会心寒?”

    说完,还暗示性的看了一眼宴云海。

    宴云海面色不变,他一老狐狸,这点挑唆岂会上套?再说,他丝毫都不担心被暮夕撵出去,他又不像堂哥那么拎不清,总是往枪口上撞。

    宴暮夕看着叫嚣的徐母和冯勇,嘲弄的道,“你们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,行吧,你们非要求个明白,我就让你们活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徐母和冯勇对看一眼,心头募然不安。l0ns3v3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oqg.com  莱芜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