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图片手机 >

我的身体有神魔最新章节_ 第208章 黄雀在后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

    原本处于沉睡状态的挖掘营地,终于彻底的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营地内的两三百人,拿着各种武器,大喊大叫着,四处奔跑,对韩烨进行围堵和寻找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人多,韩烨却是轻松自如,游刃有余,总能够找到包围薄弱的地方,突然杀出,将对方杀个人仰马翻,然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一番左冲右突之后,韩烨成功杀出了营地,带着摄像机一路往回奔,朝法拉利的停放之处跑去。

    由于夜黑风高,再加上韩烨的速度如奔雷,那些追兵竟然都没能追上,被他远远的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韩烨一口气跑出了好远,这才回头看了看,身后的追兵已经彻底被他甩开,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他这才放慢了脚步,把战利品给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摄像机被带进那座古代坟墓,又被人拼死带了出来,肯定里面记录了非常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高广恩不会把它看得那么重,连逃命的时候都带着它。

    韩烨正打算打开摄像机,回放一下里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突然,他猛的刹住脚步,顿住身形,以近乎不可能的姿态,力往后一跃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股狂暴的气浪如同喷泉一般,夹带着大量的砂石,就在他的眼前从地底喷涌而出,直冲到两层楼那么高。

    砂石四处溅射,打在他脸上隐隐作疼。

    要是刚才他再往前一步,这股从地底涌出的巨力,就会将他轰中,直接把他给轰到半空中去!

    韩烨先前的高兴之情这时已经不翼而飞,他的脸色变得极其的凝重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那股巨力不会缘故的从地底涌出,而是由武道高手所为。

    他眯起了眼睛,目光如针尖一般,四处扫视,随即落在了左前方那块巨石处。

    他清晰感觉到,就在那块巨石后边,一股极其强大,极其可怕的气息,正欲喷薄而出!

    韩烨脸上神色不动,脊背却是暗暗发寒。

    即使粗略估计,这股气息的主人,只怕都已经踏入了先天宗师的境界!

    毫疑问,巨石后的那个神秘人,是他出道以来,遇见过的强大棘手的人物。

    实力这么强大的武道高手,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难道是省内四大家族的人?

    韩烨心里正速考虑着各种可能性的,思量着应对之法,只听见巨石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嘶哑而苍老的声音:“想不到,你居然能够躲过我一击,才这么短时间没见,你的实力又提升了,竟然踏入了武道宗师的境界,还真是令人惊讶。我还是小瞧了你。”

    韩烨听着这声音,觉得似乎相当的耳熟,但一时想不起来,再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他正在绞尽脑汁的苦苦回忆时候,一个瘦削颀长的身影,从巨石背后转了出来,微微昂着头,背着双手,意态从容的向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韩烨借着天空依稀的星光,定睛朝那身影看去,等到他看清了那人的面容,不由得大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出现在眼前的这名强者,竟然是曾经被他破坏了好事,失踪已久的拜血教主!

 &n镇江癫痫病手术治疗bsp;  要不是拜血教主出现在他眼前,他几乎都已经忘记了这个心腹之患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时的拜血教主,跟以前相比,简直是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他再没了从前奄奄一息、垂垂欲死的模样,原本缭绕身的浓烈死气,如今也完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相反的是,他精神饱满,面色红润,一举一动都浑然天成,一派强者风范,看不出半点病态。

    难道说侵蚀拜血教主将近二三十年的伤势,已经完治愈了?

    要不然拜血教主看上去怎么会这样的健康?身体怎么会自然释放出如此强大的气息?

    韩烨一想到这种可能性,心底就不由得一沉。

    拜血教主二十年前就是先天宗师级的武道高手,只是由于受到军方大规模围剿,才身负重伤,垂垂欲死,可即便如此,拜血教主凭借着雄厚的功底,依然拥有不俗的实力。

    想当初,拜血教主都已经病入膏肓,接近死亡,他为了将拜血教主击伤,也了不少周折,付出了不小的代价。

    而现在拜血教主似乎伤病尽去,实力完恢复,那麻烦可真就大。

    他不过是一阶武道宗师,而对方却是先天宗师,实力相差了整整一个境界!

    即使他处于佳状态,都不是满血复活的拜血教主对手,何况他现在身上还带伤。

    真要动起手来,绝对是凶多吉少!

    这真是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才从青山帮手里,把摄像机抢了过来,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拜血教主!而且还是满血复活的那种!

    这可真是见了鬼了!

    难怪吴英浩死前曾说,那座古墓有很多势力盯着,看来的确是如此啊。

    韩烨心里正在那暗暗叫苦的时候,拜血教主却是缓步走到他跟前十米处站定,淡淡的道: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

    韩烨,当初你欺我伤病缠身、生机断绝,杀我下属,伤我性命,将我逼得几乎路可走。

    现在我伤势尽去,实力恢复,而你却落到了我的手上,看来你的运气也差不多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见得,我现在不是还没落你手上么?”

    韩烨打了个哈哈,一边拖延症着时间,一边脑中急转,寻找着脱身之策。

    “拜血教主,上次交手之后,我一直以为你要么已经死了,要么已经远远遁走,没想到你竟然还潜伏在中南省内。

    你当时受伤极重,已经处于死亡边缘,居然还逃过军方的搜捕,甚至治好了伤病,恢复了实力,应该是有人在暗中相助吧。”

    拜血教主阴沉沉的笑了笑:“你还真是挺聪明,可惜天妒英才,聪明的人,通常都活不长久。”

    韩烨沉默了一会,忽然笑了笑:“那不见得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突然用尽力,把摄像机往远处一扔。只见那摄像机就像炮似的,“嗖”的一声,朝远处直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口中大叫了一句:“摄像机里记载了古墓里极其重要的情报!你要不把摄像机在落地前给接住,它就摔得粉碎,里面的情报你也别想得到!”

    这是高广恩刚才用过的计策,他现学现用,完照搬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在大喊的过程中,还鸣奏起了六界镇魂歌,朝拜血教主的魂魄袭了过去。
<沈阳癫痫病医院br>     拜血教主意志坚定,实力高强,他的六界镇魂歌或许不能对拜血教主造成太大的影响,但只要让对方产生某种倾向性,对韩烨来说,就已经是巨大的胜利了。

    拜血教主和韩烨之间有着极深的冤仇,对韩烨可以说已经恨之入骨,原本是不打算放韩烨一条生路的。

    就算韩烨扔掉摄像机,他也打算先杀了韩烨再说,反正这里四下人,终那摄像机还是他的。

    可是韩烨喊了那么一嗓子,再加上六界镇魂歌的形影响,让他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因为,那座古墓里的东西实在是太过重要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获得那古墓里的物品,他的实力强土匪猛涨,一直停滞不前的境界,也有可能获得突破,甚至可能踏入大宗师的境界,登上武道巅峰!

    到那时,他将再也不用寄人篱下,再也不用东躲西藏,甚至连南陵杨氏家族中的活得久的那位老祖宗,也要让他三分!

    只是那座古墓里的禁制、是古时的修真者所设,太过诡秘强大,即使以他的实力,也不敢冒冒失失的冲进去。

    所以他需要那台摄像机,需要里面的情报,好让他能够进入那座古墓,顺利获得其中的宝藏。

    而一旦那台摄像机摔坏了,失去了里边的情报,他今后的探宝之旅,将会增添诸多的变数,甚至失败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两相权衡,拜血教主终还是忍痛放过了韩烨,身形一闪,瞬间掠出十米远,朝那摄像机追去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反正他知道韩烨在南陵的住所,今后想要取韩烨的性命,有的是机会,随时都可以。

    但如果这摄像机砸了,里面的情报没了,可真就是没了,那损失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韩烨一见拜血教主放过了自己,去追摄像机,不由得大大的松了口气,哪里还敢半点停留,竭尽力的朝相反的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等到拜血教主抓到了被扔出的摄像机,转过身来寻找韩烨的踪迹时,韩烨早已经逃得远远的,消失得影踪。

    “哼,躲得了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我现在实力尽复,看你这只小老鼠还能躲多久。”拜血教主看着空旷的山野冷冷一笑,然后开始使用手中的摄像机。

    他年纪已大,再加上濒死多年,对电子产品并不怎么熟悉。

    他摸索着拨弄了半天,好不容易弄清楚了摄像机的使用方法,却猛然发现这台摄像机的d卡竟然不见了!

    毫疑问,一定是被韩烨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偷走的!

    他拿到手的,不过是一台空壳摄像机,毫半点用处!

    拜血教主脸色顿时一片铁青,先前的自信和傲然,霎时间都飞到九霄云外!

    他被耍了!

    他堂堂拜血教主,先天宗师级的一流高手,竟然被一个论后辈给狠狠的耍了!

    这要是传到了外界,还不被人笑掉了大牙!

    他这几十年的年龄和经验,难道都长到猪身上去了?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人个混了过去!

    拜血教主只觉得心头一阵狂怒,难以遏制。

    他手中用力,“喀拉”一声脆响,那台小型摄像机应声而裂,霎时间被他捏得粉碎。

    碎片和粉末从他的指缝中簌簌下落,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他铁青着脸,咬着牙,从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一句话来:

 &nbs哪些情况是癫痫的表现症状?p;  “韩烨,千万别让我遇见你,否则,我一定要将你剥皮抽筋,喝血吃肉!”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远处,正开着法拉利,返回福宁的韩烨,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拜血教主那老不死,正在诅咒我吧。那老怪物还真是祸害遗千年啊,当初伤成那样,竟然还给他活过来了,简直是打不死的老王八啊!

    看来我得在家好好窝一段时间,避避风头了。”

    他揉了揉鼻子,自言自语的嘀咕一句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d卡看了看,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当他到家的时候,已经接近凌晨三点,用钥匙打开门,正准备进屋换鞋,就看到母亲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满面焦急,毫睡意。

    父亲则是皱着眉头,在客厅里踱来踱去。

    “咦?爸,妈,都这么晚了,你们怎么还没睡呢?”韩烨有些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韩烨父母一见他回来,眉头顿时舒展开来,脸上的忧虑之色一扫而空,露出喜悦的神色,嘴上却是责备道:

    “小烨,你到底去哪啦?这都凌晨三点了,你才回来,电话也打不通,知不知道我们多担心你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韩烨,你这么大人了,就算在外面玩,也要有个度,差不多就该回家了,至少也要打个电话回家报个平安,得我跟你妈担心。

    你手机关机,联系不上,我跟你妈都担心得不得了,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。特别是你妈,简直都急得团团转了,你要是再不回,我们都要到外面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两人都是责备,但语气中那强烈的担忧和关爱,却是怎么遮都遮不住。

    对于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,死里逃生的韩烨来说,这种责备听在他耳朵里,简直如同天籁,让他心里暖融融的如同烤了一盆炭火一般,一直绷紧的神经和身体,彻底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回家了,回到了这个温暖的港湾,外界的腥风血雨,都被隔绝在外,再与他毫不相关。

    他挠了挠头,嬉皮笑脸的道:“我在外面玩得太高兴,一时玩过了头,忘了时间了。下次不会了,妈,下次保证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韩烨母亲没好气的道:“你到底跑去哪玩了?都这么晚了居然还在营业。”

    韩光耀摇了摇头道:“还能去哪?自然是酒吧迪厅这些地方。”

    韩烨母亲于是加不高兴了,教训道:“以前不是跟你说过了,少去这些地方么,怎么你不仅去,还弄得这么晚才回?”

    说到这,她像是发现了什么,看着韩烨的身上,吃惊的问:“咦?你身上怎么弄得身是泥?”

    “呃,不下心摔了一跤,摔到花坛里了。

    “摔了一跤?”韩烨母亲一听,不由得紧张起来,赶紧把儿子拉到灯光下仔细打量,“你的脸色好像也挺难看的,不会是摔伤什么地方了吧?“

    韩烨赶紧安慰道:“没有,没有,摔得不重,只是稍微绊了一下而已,没什么事,您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韩烨母亲听儿子这么一说,又看看儿子身上似乎确实没有伤痕,这才稍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把韩烨好好教训了一通,勒令他过年这段时间,晚上这段时间都必须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之后,韩烨父母这才打着哈欠安心上床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韩烨则是洗了个澡,换了套衣物,然后回到自己房间里,赶紧把d卡掏了出来,插到电脑上进行播放。

    跟他估计得一样,这d卡里记载的的确是那湖北治癫痫正规医院座古墓里的影像,只是由于摄像机不专业,墓室里又非常的黑暗,即使有人手上拿了野营灯照着,拍摄的画面也非常的不清晰。

    视频的前面一大段非常的平静,平静的近乎枯燥,没有任何事情发生,也没有拍到任何古怪的画面。

    只有如同迷宫一般长长的甬道,似乎永尽头,甬道四壁都是由石砖砌成,上面雕刻着各种神秘的花纹,以及神话中仙神魔怪的雕塑。

    韩烨强打着精神看了好一会,看得几乎都要打瞌睡的时候,突然视频里播放出一声凄厉的惨呼,紧接着就是众人恐慌的惊叫声:

    “死了!豹头死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莫名奇妙就被人割喉了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韩烨的瞌睡立刻不翼而飞,他坐直了身体,眼睛紧紧的盯着电脑,哪怕微小的一个细节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视频中,混乱的情况还在持续,进入古墓的小队,越来越多的成员,开始发出惨叫声,然后莫名的死亡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一名小队成员,忽然间身首异处,鲜血溅满了摄像机的镜头。

    即使大胆如韩烨,看到这残酷诡异的场景,也不由得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这片子也太他丫的血腥了,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大晚上看,简直是要吓死人的节奏,比恐怖片还恐怖片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视频的画面抖动得加厉害,显然是视频拍摄者,倒拧着摄像机,开始往回跑。

    韩烨凑近屏幕,加仔细的盯着模糊的画面看了半天,忽然他像是发现了什么,猛的一按暂停键,将画面顿住!

    画面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身披明光铠,手持唐陌刀、面容冷峻,身体呈半透明状的古代战魂!

    韩烨把画面缓慢往后移,赫然发现这样的古代战魂,竟然还有很多!

    古代战魂是古代久经沙场的百战之士,在战死之后所残留的魂魄,甚至拥有比生前为强大的战力。

    不过,战魂通常存在于世间的时间不会太长,多不过两三百年便自行消散。

    可是视频中的这些战魂,看装束似乎都是唐朝时期的将士,应该是古代修真者用了某种秘法,延长了他们消散的时间,将他们留在古墓之中,看守古墓中的宝藏。

    韩烨终于知道,为什么青山帮派进去了那么多人,为什么基本上都死在了里面,人存活。

    原来,这座不知名的古代坟墓,竟然是有守卫的!

    而且是还是来自古代的战魂在守卫!

    有这些战魂在里边,别说四五十人,就算青山帮把整个营地两三百人部都填进去,那也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韩烨想了想,忽然有一种感觉,他觉得那座古墓中所埋藏的宝藏,只怕不止炼器秘籍这么简单,应该还有其他的宝贝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这个阵仗未也太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了解了这些情况,韩烨也就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有这些古代战魂守卫,别说青山帮,就算是拜血教主亲自下去,只怕也讨不了什么好,至少在一时半会之间,是没办法突破那些战魂的防卫,拿到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oqg.com  莱芜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